爱车一族

“开起来是电动车,修起来是电动爹”

/

据悉极星2的官方指导价为25.78-33.80万元。黄先生的极星2为售价33.8万元的顶配车型,实际开票价格为24.9万元,不足电池维修费用的一半。

针对极星2“天价维修费”事件虽然极星方面表示,“54万的价格是不属实的。”但电动汽车难修的话题也迅速被大家热议。

在百度词条中输入“电动车,修不起”,竟然会有近4千万的讨论。哪怕随意打开一篇,就是吐槽自家“买得起电动车,修不起”的真实经历,还有网友不禁感叹,过去觉得高大上的智能技术,根本经不起风雨的“蹉跎”,发现交通事故后的维修成本简直惊人;不仅是发生碰撞,就连部分智能化零部件需要维修,拆卸拼装修护的成本也是巨大的。

虽然黄先生此次赔付根据第一财经报道,极星表示上述用户车辆已经全损报废,并且由保险公司全额赔付,不存在维修的问题,但作为普通消费者,我们可以感同身受黄先生在面对天价维修成本后的无奈。

天价账单

“新能源汽车修车不如换车”的说法,在行业内也算是众人皆知。

一位二手车商张叔(化名)更是简单粗暴的告诉BC,如今的行情,他们是不会主动出手去收新能源汽车,“即便有也是通过熟人帮助找特斯拉、比亚迪这类其他的大多不会看。”

“这些东西,今天好明天坏,客户来问,我们再去问别人,一来二去不仅我们不专业,还耽误别人时间,所以店里库存没了也就不会刻意收;目前还是燃油车销路好,还有不少人来收三菱、铃木的,发动机时代都是练家子,现在的智能化不好弄。”张叔表示。

“如果说,这是我们科技进步路上必然的金钱成本,那我只能认了。”张叔的朋友小王对此也深有体会。

作为特斯拉的车主,小王在一年前不小心撞坏了尾灯,原本在普通车辆维修店千元能搞定后尾灯,在特斯拉维修部门也开出了“天价”维修单据。

小王说,“他们给我看了为什么要这么收费的原因,因为特斯拉车型的特殊车体构造,也导致了后尾灯部分不是我想象中简单的拆卸安装,具体的也不太明白,但算下来确实价格高昂,真的谢谢了......”

小王没能理解的,其实就是特斯拉目前正在大规模使用的一体化压铸技术。

所谓一体化压铸技术,就是将众多零部件的压铸整合成一个零部件的压铸。这种做法的最大好处就在于能够大幅提升造车的效率,原本一条不短的流水线可以通过一个工位几分钟时间就可以完成。

这可以省略大量的人工和时间,极大地降低造车的成本。当前,Model Y就将79个零部件合成在一起,而在特斯拉的下一代规划中,其希望能够一次冲压更多的零部件,借此提升产能并降低制造成本。

其实不止小王,在多个案例中,这种车身某一处碰撞,车企专业维修都会建议更换车身主体的案例越发的常见,而这在燃油车时代,这种情况很难发生。

不过类似于特斯拉的CTC方案、零跑汽车的CTC电池底盘一体化以及比亚迪的CTB的确也是电气化革新方向中的一次创新,这些技术让电动车在智能领域更加游刃有余,特别是在减少零部件数量、节省空间,提高结构效率等方面,让车企有了更多空间专心于提高续航、智能化。

但一体化的设计注定有利有弊。

“这些技术只是车企为了优化自己高效的产出,和用户相关的意义并不大。”在零跑和比亚迪电池底盘一体化技术问世时,有技术类媒体曾坦言到。

所以当消费者看到发生此类交通事故时后,一体化设计会带来的严重不利性多少也会影响到他们的消费欲望。而行业专家也对此直言不讳,集成化程度越高,即意味着维修成本越高。

“高科技配置”成为大负担

在当下智能车机、智能系统一一被放进车体后,电动汽车成了高度集成的智能载体,可这个载体却经不起碰撞。

早前就有新闻爆出,一款小鹏P7前脸被撞两颗雷达损坏,据悉一颗雷达的最高价值在9000元。更令人无奈的是,新能源智能车的维修几乎被车企自家门店垄断。

再例如,特斯拉Model 3推出Autopilot辅助驾驶系统以来,其一直采用12个超声波传感器,1个前向毫米波雷达及8个摄像头的配置。而两位数的超声波雷达及高清摄像头数量,几乎已经是行业里定位高端车型的基本配置。

不过车企在设计之初都会考虑到功能和安全,从目前已经发布的车型来看,例如前向主激光雷达主要部署在两个区域:保险杠/中网和车顶。

据媒体报道,以蔚来ET7、理想L9为代表的车型把激光雷达放在了挡风玻璃顶部,而奥迪A8、小鹏P5、极狐阿尔法S等车型把激光雷达放在了保险杠位置。行业普遍认为,激光雷达放在车顶可以最大程度避免遮挡,效果最好。考虑到维修成本,机盖位置在车辆碰撞中属于易变形区,由于日常的小剐小蹭难以避免,把昂贵的激光雷达放在机盖上同样会推高轻微事故的维修成本。

但作为新手或者“老司机”,难免在驾驶中会遇到各类碰撞事故,那么这些本来是引以为傲的功能很有可能将成为让消费者产生动辄数万元维修费用的“罪魁祸首”。

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车主吐槽,“一颗雷达千万,毫米波雷达损坏,激光雷达外部损坏......这些词语一出,就是几万元的人民币在向他们挥手”“提车多开心,现在就有多后悔”。然而这些,没有一家车企会提前告知,售后也不会明码讲解这些智能设备的价格,除非不得不维修时,这些才会明码标价。

而对于车企们推广的高阶智能技术与维修成本两者之间的平衡,从目前的结果来看,仍是鱼和熊掌无法兼得的问题。所以这也是张叔“不会主动出手去收新能源汽车”的观点之一。

自去年年底开始,新能源车险上线以来,新能源车主续保时的保费均有20%~30%的上涨,而一路高涨的保费或许就源于高昂维修成本,事实也正是如此,新能源汽车保费的确比燃油车高很多,而在许多新能源车企提供的保单理赔内容中,予以理赔的满足条件也比较苛刻。

例如许多附加条件包括电池容量正常衰减,不属于三电系统保修范围;人为和意外发生碰撞、水泡、火烧以及事故导致维修三电系统的不提供质保;只有首位车主享受,二手车客户不包含在内;车辆为非家用途;未按用户手册在保养期限内到授权服务店进行保养等……

如今新能源市场的涨幅远超燃油车市场,但暴露出的问题也越发明显,如何在车企创新的同时,产品立足于当下,并且能提供更有诚意的“质保”政策,都将成为助力新能源汽车在赛道上跑得更远的源动力。